中国被最深的朝代军事前三钱第一却被后世诟病太弱

  北宋是一个很富裕的朝代,北宋人口占世界经济的百分之五十,P占世界经济的百分之八十。北宋唯一的软肋就是军事,因为军事力量不行,所以被后世诟病。其实北宋的军事一开始并不逊色于契丹,辽,在北宋建国初期,能征善战的将士很多,北宋也是地能打。北宋是在强敌环伺的下的,而北宋各方又得不到统一,赵匡胤即位之时,中原大地一片狼藉,很多小与宋朝并立,那些的可没那么好清除。燕云十六州被“儿”送出去了,这个地方是北方的门户,大宋没了门户,随时都有可能被射成刺猬。赵匡胤刚登基的时候,面临的问题不仅仅是外患,还有内患,他用了两年的时间平定两位将领的叛乱,随后解除了其他将领的,避免后患。他宁可自废武功,也不能让人到他的帝位。随后,赵匡胤放弃了柴荣制定的“先北后南”的战略,没有死磕燕云十六州,而是将南边的逐一铲除。比起拥有一个完整的中国,赵匡胤更希望赵氏基业长盛不衰,这是他的局限性。当时的契丹很牛,称控弦五十万,而北宋禁军才二十万,在这种情况下,北宋却没有落下风,足以见北宋的实力。赵匡胤的对手是辽穆,这整天睡觉,睡起来就,因其十分,国内没有良将,若无良将,军队就是一盘散沙,即使拥兵50万,也未必能赢。不过,辽国的铁骑名震天下,而且他们速度奇快,武器精良,北宋又没有燕云十六州的屏障………当赵匡胤垂垂老矣,国内也无良将时,辽国在萧皇后的统领下,国力达到强盛,军事力量也十分强大,北宋也就无力招架了。赵匡胤死后,北宋辽军的实力,不断割地、求和,用银子喂大了辽国的野心。如果说北宋对契丹送钱是的,因为打不过,那它对西夏的自流以及送钱,就有点自找的意思。北宋一开始为党项提供经济援助,因为党项献了一地——夏州。夏州是定时,对北宋而言是十分耗费钱的地方,党项族长李继捧之所以献地,是因为向借助北宋的军事力量和,去对抗他的兄弟,获取权。北宋可能是人傻钱多,竟然接受了这片“情谊”,兢兢业业帮党项族长“看门”。北宋这种“割肉喂虎”的行为,是十分愚蠢的,但当时的者并没意识到这一点,还一次次原谅党项首领的。北宋忽略西夏的野心,也忽略了可靠的盟友,如果北宋愿意使用周边力量,比如甘州回纥夜落纥、敦煌归义军曹家,都是北宋的犄角,如果北宋能联手这些力量,党项族必然,不敢造次。然而北宋却没有,它看着西夏慢慢强大,然后脱离北宋。北宋对西夏的送钱行为,让西夏实力迅速恢复,成为北宋的隐患,让西北边境了安定的可能性。北宋最大的错误是想跟女真结盟,在女真眼里,北宋是一个很好的“鱼饵”,可以吸引契丹兵力,还可以给女真送钱,让女真养兵,而北宋和契丹彼此消耗,女真能坐收渔利。北宋认为女真可以是军事盟友,然而北宋错了,从来没有更合适的盟友,只有更的敌人。